《我們與惡的距離》感想 : 換個角度看我們的恐懼與可怕 (附MV,預告,推薦閱讀)

【寫著寫著,以為我們與惡離得很遠,但後來發現,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參與其中。】節錄自《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呂蒔媛在天下雜誌訪問時的發言。

雖然2019年上半年還未過。但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已幾乎可以肯定會是全台灣,整個大中華甚至全亞洲在2019年上半年度最轟動的劇集。本劇以一件無差別殺人事件開始,探討媒體,精神病患者和家人,群眾反應等等主題,難得是,具思想性亦極具戲劇性,追看欲罷不能,個人會給他無底限推薦評價,連評分都不用,就是一定絕對必看!

在台灣收視極高,完結回達到3.4,在中國豆瓣平台中,分數高達9.5/10,極之罕有,相關討論豐富,有劇情本身,有社會性的討論等等,在多地牽起現像級反思,精彩而具社會意義。戲劇本身,製作下重本,據知花了超過四千萬台幣,出品極其精良,群星閃爍,劇本嚴緊,展現極高水準,由話題性和製作水平,都是不能錯過之作。

注意:以下開始有劇情。

劇情簡介:品味新聞台編輯台主管宋喬安(賈靜雯飾)的兒子是二年前李曉明無差別殺人事件的罹難者,先生劉昭國(溫昇豪飾)是網路先驅報的創辦人,夫妻在兒子走後因現實磨難漸行漸遠準備離婚,但11歲的女兒行為卻日漸失序,為了女兒終逼二人必須重新檢視自己身上的傷口。李曉明的辯護律師王赦(吳慷仁飾),在李曉明死刑定讞之後,仍想要了解其犯罪動機,鍥而不捨的他,開啟了眾人命運的連結……

《我們與惡的距離》內容十分豐富,但兩個比較主要重點,首是,是媒體為了搶收視吸引觀眾,和觀眾喜好互為因果,習慣將事情簡化,將人物標籤化,將八卦小事巨大化,遠的不說,我們香港一單男女桃色的安心事件,竟然引起全港媒體不斷跟進,少部份甚至玩起株連,連家人也不放過,不正是劇中反映的世界。新聞為求搶收視,妄顧專業,只求搶眼球的篇章,對無抄聞不樂,無假新聞不歡的香港人更是熟悉,傳媒想改變世界,也要先看看那個世界由什麼人構成。

另一點,是我們的恐懼,令人們充滿簡單的偏見,如一提及精神病,很多人馬上暴力事件甚至犯罪,但,失業或者窮困者罪犯,恐怕比精神病患者多上不少,難度我們又要恐懼失業人士?真心,在路上看到疑似精神有問題的人,我本人也會害怕,也會逃避,不敢說什麼空話,就是自我保護,因為,實在不懂如何處理或者跟他們相處,事實上,在我們社會的各種日常,都沒有教大家如何看待精神有問題人士,更遑論如何照顧他們家人感受,剩下的,當然是恐懼。恐懼之後,人便會變得可怕,為了自身安全感覺,漠視其他人的權利和感受,以為自己在正義一方,卻是惡的存在。

作為一部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雖精彩,也有其妥協之處,最少,結局就太過陽光,就算是折射對未來的美好期望也有過份樂觀之感,不過,劇集始終是劇集,它能做到這步,已經無可挑剔了。

有趣的,本劇本身演出了挑戰社會和常規的第一步,認真嚴肅的社會劇,不是富總裁愛上美少女或者合家歡哈哈劇那一類大眾最愛,卻能成為現像級劇集,為現實世界留下一點光,雖然劇集一完,大多數人還是去追八掛,瘋傳假新聞……

香港觀眾想看,HBO Asia有,如果沒有訂開,Now E打開HBO Asia區也可以找到。

HBO Aisa 《我們與惡的距離》 : http://hboasia.com/HBO/zh-tw/shows/the-world-between-us/

本文完結前,也送上MV,當苦澀後的小甜點。

推薦閱讀:

天下雜誌:《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呂蒔媛:我與惡近不近?很近

關鍵評論網:《我們與惡的距離》:以安全為名的剝奪,誰與「惡」更為接近?

HK01:【我們與惡的距離劇評】無差別殺人社會下 4個家庭的原罪與原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