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邪惡?還是人類本性邪惡?

近來Facebook和不少社交媒體都備受抨擊,這陣子最受關注,是私隱保護,網上私隱的確是一大課題,這點先不說。一路以來,備受批評的,還有回音室 (echo chambers) 現像,則所謂因言論濾泡(filter bubble),算法傾向令人看到接近自己想法或喜好的東西,令人偏聽固執而加深對立。

網上一片聲討,有趣地,這類討論很多都在社交媒體上發生,很多人說得人類在未有社交媒體之前,就人人眼看四方,公正持平,是萬惡的現代科技令人類偏聽。相信本家來客都是些活了多年的朋友,大多都在社交媒體流行前出生,在前Interent時代,人類就不偏聽?這是在搞笑嗎?有幾個人會刻意拿些立場跟自己相反的文章看?有幾多人會刻意買兩份或更多意見相反的報紙比較?

的確,我也相信社交媒體真的加深了人類自我感覺良好,但大多數人類,本來就不是怎樣思想開明,兼聽意見,社交媒體算法,只是特顯了人類本性,如其說它是善是邪,不如說,它只是人性增幅器。

社交媒體協助,尋親,為缺少資源者提供發聲舞台,也成就無數不可能的商機或者慈善活動,反之,亦令很多人對立加劇,令騙子更方便找受害人,既正亦邪,兩面一體,說到底,只是人性。

的確,算法操在控制平台的公司手上,但不要忘記,大多數社媒公司,也是商業機構,我不會相信它們的道德宣言,但絕對相信,他們都怕被用戶捨棄,部份商人可能無德,但絕對不會為輕易殺掉生金蛋的鵝。

Feature Photo by Porapak Apichodilok from Pexel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