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電影少女是遙不可及的過去

曾經,有部漫畫叫《電影少女》,出租錄影帶內彈出女生的故事,受歡迎得,沒拍過日版真版人,但香港有電影和電視劇疑似致敬,如果你聽過《夏日情人》,相信都是有年那代,可惜的,是2018年,這部作品竟然會拍日版真人版,日本那邊有那麼題材荒嗎?

最近很忙,星期天也很多事在家處理,但總會抽一些時間看看影片,一清早處理一堆事情後,打開ViuTV 看 《超人ORB》(這部很有趣,以後再說),之後在Netflix上看到韓劇大力女孩上線了,就補回之前未看的最後三話吧?一切一切,是那麼理所當然,其實,不到十年前,星期天常態,其實是電視開著無線電視,播那些無限復活的港產舊電影。

資訊貧乏到泛濫,現在我們隨意打開線上頻道,如Viu,又或者用付費的Netflix,滿滿的影視作品,日劇韓劇日動,根本看不完,更可怕,這種理所當然的感覺,不過是近來五年才發生的事。世界轉變得很快,特別這十年。

一瞬間,山長水遠,坐車去租錄影帶,《電影少女》中的劇情,已經是遙遠到無法想像的過去,雖然,《電影少女》終於開拍日本真人版。

香港人近來整天談移動支付,其實科技發展,遠豈止於移動支付,數年前,維基還因為沒電視牌叫天搶地,但在這事前早幾年,小的在東南亞早就見識過網路電視,人家可以,我們不可以試嗎?香港落後,不止於一個半個技術,而是全方位的守舊,淘寶流行,G Market大熱,然後我們有……

香港有很多很出色的公司,人才,技術,但不違言,但市場,極其保守,香港人在怕什麼?不知道,可能這兒一切一切都實在太昂貴,大家都輸不起,輸不起眼前,結果,可能是輸掉整個未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