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人生 ZERO 劇場版》: 在殘酷世界求存的弱者們

《遊戲人生》(No Game No Life)是榎宫祐創作的日本輕小說,於2014年曾改篇成電視動畫。TV動畫之前在Netflix看過,坦白說,十分不喜歡,以遊戲取代戰爭的主橋段有新意,但滿滿近年泛濫的異世界+後宮+濫萌實在看不起勁,遊戲部份雖然有些巧思但硬來處不少,如開始的國際象棋我覺得太扯,之後的接龍稍為好一些,作為鬥智作品愛好者,實在很難滿足。電影《遊戲人生 ZERO 劇場版》在日本取得破億日元票房,在各地上映也有好評,於是引起我的好奇心,取票入場看看好了。

取材自原著小說第六本,時序上卻是前傳故事的《遊戲人生 ZERO劇場版》,作為電影版比電視版好一些,MADHOUSE 製作水準高,主題曲挺好聽,故事算完整,重點是遊戲部份變成戰鬥,雖稱不上很高明,但的確演出了至弱對至強的味道,感情線的煽情部份做得不錯,整體加起來算是感人,個人覺得可以給8.5/10分。

注意,以下開始有劇情!

故事是TV時代六千年前的遠古時代,為了爭奪統治世界成為唯一的神,各個種族展開了漫長的大戰。在各種擁有高度靈力和戰鬥力的種族之間,人類成為了最弱的種族,逃避著其他種族的追殺,面臨滅亡危機。人類種的年輕領袖里克,為了人類的存活,每天都活得心力交瘁。直到某一天,里克在森精種的遺跡遇見了機凱種少女休比,故事由此展開……

原作魅力之一,是人類在幻想大陸中作為最弱種族去跟身懷各種異能的不同種族對抗,如何最大限地發揮知識與智慧,雖然作品中不算很成功表達這點,但單以題材而言,很夠吸引力。

前傳故事在更殘酷的上古戰爭時代,人類的弱更為明顯,為了平衡故事,機凱種少女休比除了作為跨種族情感而存在,也成為了人類能夠反敗為勝的重要關鍵。以少年動漫來說,劇中算是很不避違性和肉體的話題,亦由這點,帶出兩位主角超越肉體和種族的愛,當然,在AI威脅日強,近年滿滿AI愛情論的時代,雖在本作中只是純愛設定,也難免令我想起銀翼殺手的種種,一談無法收拾,有空再另文談吧。
故事走向也屬意料中事,倒是戰鬥場面弄得挺不錯,休比對戰天翼種一場,既是全劇高潮,動作流暢而具速度感,決死拖延部份,熱血而悲情,是整部電影一大亮點。

諷刺的是,人類最後的所謂成功,也是建基於機凱種少女痴愛和神的同情,命運,從來不在弱者手中,縱然拚到最後,也只能祈求奇蹟。當然,不行動,就連奇蹟的可能也欠奉。這樣結局,算是難得真實。

以動畫電影而言,作畫,故事都有相當水準,是高水準之作,除掉人物情感有點突然推進過快,整體問題不大,容易入口,亦有點中心思想,以通俗娛樂作品而言,個人覺得有水上水平,不特別厭惡萌元素的朋友,值得一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